• 1
  • 2
  • 3
 

重庆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调研

时间:2019-12-01  访问:

  重庆古有九开八闭十七座城门,开放的城门依次排列,除了通远门通向陆路,其余8座都连接着江边码头。

  这是一座因水而兴的城市。

  从地图上看,长江从唐古拉山脉一路奔腾而来,在重庆境内画出了一条上扬的斜线,澎湃近700公里。

  流淌了亿万年的长江,和山城重庆共生3000余年,深度塑造着这座城市。

  江面樯帆林立,舟楫穿梭,江边码头密布,人流如织。从清代的长江上游商品集散地,到1891年开埠后的商户繁忙,再到抗战时期重工业城市地位的确立,江水给予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非凡的发展机遇。

  如今,长江经济带发展成为国家战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成为处理保护与开发关系的根本遵循。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路径中,重庆,这颗长江上游的闪亮明珠,在使命、责任与机遇面前,正在向着未来书写这一辈人的答案。

  “发挥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重庆使命

  在人们通常的印象中,重庆是一座重工业城市。

  以笔电和汽车为代表的支柱产业凸显出这座城市的定位。然而,重庆的生态地位也极为重要。

  重庆被称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守护着三峡库区。重庆生态环境好不好,生态屏障是否筑牢,关系着全国35%的淡水资源涵养和长江中下游3亿多人的饮水安全。

  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生态环境的重视一以贯之。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提出“使重庆成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重庆考察,指出重庆要“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总书记的殷殷嘱托指引着重庆绿色发展的方向与步伐。

  “示范”二字,既是信任,也是鞭策。

  重庆的绿色发展路径颇具示范意义。重庆处于中国地理第二阶梯与第三阶梯的过渡地带,生态资源既丰富,又脆弱。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为一体,是全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与武汉、南京、上海等长江中下游城市一样,面临着传统产业向高质量产业转型升级的任务和压力。与此同时,作为生态环境高度敏感区,地处长江上游的重庆又必须不断强化“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体现“上游水平”,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将生态作为发展的“优先项”,进一步加大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

  “从重庆生态地位的重要性和实现难度来讲,重庆的高质量绿色发展转型经验对于中下游城市而言,相比其他城市更具复制及推广意义”,重庆市委党校孙凌宇教授说。

  承接“示范”二字,重庆也有自己的底气。

  重庆有长江黄金水道,以中欧班列(重庆)、陆海新通道、“渝满俄”班列、渝甬班列等为支撑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开放通道全面形成,水陆相依,交通便利。重庆又具有极为丰沛的淡水资源和储量大、种类多的矿产资源,众多旅游资源和丰富的农业生物资源,这些为重庆绿色发展锦上添花。同时,重庆还有全球最大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和全国最大汽车产业集群,产业基础雄厚。

  占据天时地利人和,重庆着手推动产业发展“由重向轻”,污染防治“由轻向重”,生态建设“由点向面”,在产业布局中将更多目光转向大数据智能化、生态环保、生物医药、文化休闲旅游等产业,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水平。我们看到,重庆正在立足自身的定位与优势,探索着转型升级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庆担当

  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是一个时代的命题。

  广阳岛,位于重庆铜锣山、明月山之间,是长江上游第一大岛屿,全岛江水环抱,白鹭栖息,是重庆独具特色的自然生态资源。对于这座岛屿的定位,历经数次更迭。

  早在2006年,广阳岛即被列为重点开发对象,重庆计划对这里实行“整体规划、整体招商、整体开发”。

  随着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广阳岛的规划方案几易其稿。今天,广阳岛的新定位是“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摒弃大开发的发展思路,重庆将着重对广阳岛进行生态修复,打造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长江画卷。

  《2019年广阳岛片区规划实施方案》印发实施,重庆市市长担任广阳岛片区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副市长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重庆下决心守护住长江中心的这一抹绿色。

  一个岛屿的存在形态,背后联结的是国家大势。

  大势所趋,顺势而为。重庆将生态保护、绿色发展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以全新的理念应对挑战,将生态保护工作进行到底。

  深沟绝壁下,一汪湛蓝水池在蓝天白云掩映下,让人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周围居民都难以相信,三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废弃采石场。

  2018年,重庆开展国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他们探索创新矿山生态修复模式,出台历史遗留废弃矿山复垦指标交易办法,废弃矿山进行生态修复后,可作为地票进行交易,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矿山生态修复。

  此外,重庆拓展生态地票的功能,自然保护区等重要生态功能区的建设用地复垦成林地后,待树木成林达标后,可以形成“林票”进行二次交易。地票与林票有机结合,促进生态修复成果增值。

  应对污染源,重庆全方位出击,频出“新招数”。

  2015年以前,重庆建成800多座乡镇污水处理厂。但由于建设管理主体多、工艺选择不合理,许多处理厂难以运行,或者虽然运行但处理水质完全不达标。有人笑称这些污水处理厂,“白天晒太阳,晚上照月亮”。

  “我是江苏人,从下游来到上游。我的家人还在江苏,如果上游污染了,我的家人怎么办?于公于私,我们都要做好绿色发展。”长期在重庆跟污水打交道的钱忠明,如此向记者坦白。

  为了彻底解决农村污水排放问题,重庆成立一家环保投融资平台——重庆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乡镇污水处理厂的投资、建设和运维,都由其负责。钱忠明从重庆市生态环境局,调到重庆环投任董事长。他们对工艺落后、长期停摆的乡镇污水处理厂,进行功能恢复、工艺改进,并在处理设施不足的地方新建处理厂。

  有一次,钱忠明去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看到一位老太太在河沟边洗菜。他问,这水干净吗?老太太说,以前都是用自来水洗,现在水清亮、干净,先在河里洗干净,然后回家用自来水冲一下就可以了。那一刻,钱忠明觉得自己的工作格外有意义。

  绿色发展、转型升级,我们看到一个重工业城市努力转身的身影。

  推动无人汽车自动驾驶测试,百度、一汽、东风等自动驾驶企业慕名而来。以无人驾驶为代表的未来科技,正在让汽车产业变得更加绿色智能,也让重庆的产业底色变得更绿。

  重庆的名字还出现在刚刚结束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上,成为国家首批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之一。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意味着不发展,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探索协同推进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新路子。”重庆市社科院副院长王胜说,重庆正走在这条新路上。

  2018年,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总体为优。而且,重庆做到了出境水质优于入境水质。

  正如钱忠明所说,“留下绿水青山,以后肯定是有机会的”。他与很多人一样,对重庆的未来充满自信。

  “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的重庆实践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大视野才能有大格局。地处长江上游的重庆,要求自己有“上游意识”“上游责任”,以更高远、更前瞻的视野“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